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你好,我是葬翎言,叫我Siv也可以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喜欢美丽的东西,各种意义的美都喜欢
脾气古怪,劣等感爆表,打个比方就是fgo里面卡多克那样的人,但是是比那个人还要弱很多的家伙
坑杂
目前最喜欢fgo贤王和p5来栖晓
头像自己画的,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草稿

一个皇女,是我的插画作业。

虽然很难看但还是不要脸的打tag放上来

给友人画的印象绘,放出来丢脸。
虽然感觉不会有这样的存在但还是说一下,禁止抱走或者非友人本人拿去转载使用

尼伯龙根二十四代教主尼德霍格法夫纳x
和可爱派小掌门尼古拉斯赵五创立创世花鸟组x
然后俩人出道毁灭世界讲相声xxx
和亲友 @平羌 小窗说相声弄出来的产物
她说她要写东西所以放过来一下,小掌门还没画完。
纯属娱乐,拒绝ky

硬要说的话,这是我。?

存一下我直男审美捏出来的崽。

适可而止点到为止

上个星期我看见首页太太炸了知道了凛冬季节的事情,然后因为学业繁忙这个星期再上来看的时候还是看见各位都在撕,虽然对凛冬季节我个人是有点路人黑的毕竟我也喜欢雷狮但是各位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呢?这种仿佛要把对方生平所有黑料错事扒出来让对方无地自容的态度让我感到了恐惧
何时开始这里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方了?
我对情人豆的态度也只是觉得不喜欢所以就不看了,是啊,不喜欢你可以选择不看但是为何要到这种让人害怕的程度?
对方道歉态度有问题但是不喜欢不去看也没人求着谁去看啊,过度了跟对方说,不听我们也并非法律无法做到去审判一个人,但现在,说着凛冬季节过度膨胀的人,把自己当做正义使者当做法律擅自决定一个人做错事后的下场,这种才是过度自我膨胀了吧。
虽然我并非什么太太也没怎么产过粮,也没什么人气算得上是伸手党但是实在是看不下去啊
适可而止吧这都一个星期了。
各位,凡事都有个度。没必要继续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