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局路】赤い花(上)

【局路】赤い花(上)

赤い花病pero

有私设

中篇

大概虐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撒入屋内,床头的手机在8点准时响起,床上由被子包裹成的团子蠕动了几下露出了橙红色的发丝。

路人打了个哈欠摸索着手机打算关掉闹钟却想起自己似乎并没有设置这个点闹钟,除了这个之外就只能是来电铃声。

模糊的视野让路人好半天才看清楚手机上显示着‘痒局长’的来电提示黑着一张脸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了接通

“草拟粑粑,痒傻逼这么早打我电话干啥!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一定打死你!”

凌晨才睡下导致的低血压让路人显得十分可怕大有将说的话付诸现实的想法

“我就知道傻逼路人还没起床,看我说对了吧”电话那头的的局长向狮子和白鼠炫耀着自己猜测的准确性

“是是是,我知道了别秀了,再秀路人就要挂电话了”狮子催促着局长

“好吧,路人说好的今天中午出来吃饭呢。傻逼路人你不是忘了吧”

“现在才8点好吗!最多就是早饭!”

“顺便请你早饭吃不吃?”

“吃!”

#论路人把自己卖给局长的各种姿势x#

挂了电话后,路人不情不愿的从被窝中离开触及冷空气时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快速拿起一旁的衣物换上

视线触及厕所中的镜子时却不由得僵住了。

镜面所倒影出来的路人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但橙色的右眼之中却有一个小小的花苞清晰的存在着,右眼的视力没有丧失但也差不多了

路人不会不清楚这种情况是什么,他睡觉之前才无意间看见过关于这个的资料

赤い花症

以思念与记忆为养料从右眼生长出红色花朵的病症,与花吐症同源,病因不明,治愈方法不明。跟花吐症不同它更加罕见。

路人当时看到这些资料也不过是笑了笑吐了几句槽后便没放在心上

现在出现在自己身上却无法如当时那么淡定了,这个病跟花吐症不同它的治愈方法不明,案例也是屈指可数

有的人突然好了也有的人永远遗忘,共同点大概就是这些人完全失忆之前都有喜欢的人并且只有关于那个人的记忆在尽数忘记

TBC

暂时就这么多了。拖延症所以有点少。嗯这里设定是解决方式未知。毕竟病好了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到处告诉别人其实是因为告白啊u

be还是he暂不确定。看情况吧√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