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Reverse Falls】存在(2)


这是一个RM不存在的故事。
一个细细碎碎各种片段拼凑而成的故事。

取名废
Rve设定
无cp,大概
微姐弟向
小学生文笔
ooc有
依旧短小







随着12月的雪后接种而至的就是各种节日假日各地旅游的人们蜂拥而至,这让来通灵帐篷的人增加了不少,即使准备充足在庞大的客流量面前也只是勉强足够。

当然Dipper是不会满足于勉强足够这个字眼的,所以当一天下来即使再厉害Dipper也不由的感到疲惫。

驱散了恶魔,坐在燃烧着温暖火焰的壁炉边被火光照应的有些柔和没有以往冷漠的脸庞双眼微眯显的有些慵懒,一天下来积攒的疲倦伴随着浓浓的睡意让Dipper就这样靠在柔软的沙发靠椅放任自己沉入那片黑甜。


……

————Well,看看我看见了什么?我的书呆子弟弟,hey你看起来可很疲惫的样子哟,为了让你不那么早猝死,需要我大发慈悲的来帮你一把嘛?我无能的弟弟。

同样的一个冬季,嘲讽的语调暗藏关心,同样高傲的蓝色说出了这样的话语。还记得当时另一位主角是如何回答的?

————不劳你费心,My Dear Sister。

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视线都未移动一下说出与上一句形成反差的礼貌话语却满是冷漠,这并不是第一次只是笑了笑便不语接受了,当然接受不代表会遵从。

这个小插曲的快就随着Dipper的醒来而变得模糊不清。

Sister?是谁?

无论怎么回忆都只有模糊的片段字句,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舒缓还有些眩晕的头脑,看着已经灭了的壁炉打算唤来Will整理时却壁炉的灰烬之中的一抹光亮吸引了注意。

仔细一看可以很容易的辨认出来是玻璃宝石一类物品的反光,拿着一旁的火钳翻动着将其夹出。

那是一块很漂亮的蓝色宝石,上面残留的深蓝色布料可以认出这是装饰与衣服或者发带之上的,将其置与手心还能感受到些许残留的温热。

宝石给自己的熟悉感不免让本就烦躁的心绪更加杂乱。
揉了揉太阳穴试图将头的胀痛感减轻些许,其仔细收好后唤来Will整理房间。

已经,很近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