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おそ松さん】一松的花吐症【色松】(上)

【おそ松さん】一松的花吐症【色松】(上)

色松向(karaichi)
刀片
小学生文笔
ooc有


一松最近很反常,要说多反常其实也跟往常一样。
孤僻的一个人窝在角落里,偶尔会出去不知道干什么。
但是轻松回家时偶尔过看见是去给流浪猫喂食了。
现在轻松回家虽然不再能在那条暗巷看见一松,这件事也跟家里兄弟提过但谁都没有在意只当是一松换了个地方。
最先觉得一松不正常的是十四松,原因是一松开始强烈拒绝跟他的挥棒运动,虽然以前也有过但从未如此反应强烈。
最后挥棒的时间在双方的拉锯下变得越来越短甚至没有。
十四松也想过强制执行什么的但是每次看见一松一副明显不舒服的样子只好松了口。
后来一松连猫也不会再带回家,虽然不用清理那些猫毛什么的轻松和松野妈妈都很高兴,但是也越发不和兄弟们亲近的一松让人十分担心。
但大家都是远远看着没有人迈出那一步,或者说迈出过被拒绝回来了。
其中被反抗的最厉害的是空松,回来时嘴角都带着伤,据他说本来是做好进医院的准备的可是一松中途逃走了。
为什么会这么反常呢,理由大概也只有一松自己知道。

灼烧感从胃部一直蔓延至喉咙激起强烈的呕吐欲望,与自己所在阴暗角落成为对比的是那边五子的和谐景象,天知道一松他是有多努力才忍住胸口的刺痛没有将口中的花朵吐出,将脑袋埋在双臂之间终于熬到了他们出门的时间。
“呐,一松,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看豆豆子的演唱会嘛?”
临走时轻松担忧的询问在此刻简直如同地狱使者的宣告般刺耳的绝望。
“不,不用了我不想去…”
几乎是从喉间硬生生挤出来的几个字,几乎包含了一松所剩的全部力气。
在轻松关上门后,几朵紫色的花瓣从口罩边缘落下,将口罩拉下后紫色的小花从纯白的口罩中散落至榻榻米上。
对于这种花一松不可能不认得,这是他在空松的那本满是笔记的书里见过的花,香根鸢尾。
虽然级容易与德国鸢尾相混合但是因为它特别的花语所以多加留意过。

「信仰者的幸福」

奇怪却不足以让人记住的花语,似乎还有另一个意思。
但此刻的一松却无力去回忆那本书的内容。

【匆匆忙忙的TBC】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