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おそ松さん】一松的花吐症【色松】(中)

【おそ松さん】一松的花吐症【色松】(中)





色松向(karaichi)
小学生文笔
ooc有





吐花的症状变得越来越严重,每次说话都会吐出少量的花瓣。
花朵也从起初的紫色染上了些许蓝色,这么明显的表现一松要是还不知道那也跟智障差不多了。
越来越严重的症状昭示着一松生命的余额,也使得越来越难以隐藏。
一松不止一次的庆幸自己有喜欢带口罩的习惯,但终究纸包不住火。
再一次六子都在的情况下。

“喂!大家!一松哥哥身上好像有花香——!”

十四松向其余兄弟宣告着这个自己的发现。

“诶?真的吗?!”

“一松哥哥身上居然有花香!难道是交女朋友了嘛?!!”

“之前开始我就觉得哪里有香味,原来是一松身上的嘛?”

“oh,my brother居然有了自己的一松girls了嘛?”

一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反驳的话语,本来阴暗无人的角落却已经被散发着名为单身的怨念的兄弟围得水泄不通。
下意识的向往后退寻找出路却发现自己已经靠墙了。
被蒙在口罩下的嘴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喉中传来了异物堵住喉管的不适感。
闭上嘴试图将口中不小心吐出的花瓣嚼碎吞咽下去却发现并没有这个力气。
此刻的沉默却被另外五子当成了默认的回答。

“不是吧,一松居然真的有女孩子喜欢?”

“话说最近一松哥哥也不靠近我们了,不会是在掩饰吻痕什么的吧?”

“哼哼哼爱的痕迹,my brother也到了这种时候了嘛!”

“空松哥哥你闭嘴啦!”

“一松girls!一松girls!一松哥哥和女朋友了能sex了嘛!”

“瞒着兄弟们交女朋友可是重罪啊,i、chi、ma、tsu、哟——”

仿佛被各路牛鬼蛇神附身的其余五子们面色扭曲的靠近着一松索要着解释。
可还没等碰到一松,一连串听着都让人觉得难受的咳嗽从一松嘴里传出。
一松捂着口罩试图止住咳嗽却只是徒劳,弓着身体,被异物摩擦着的喉管传来火辣的痛感,口罩也被鲜血染红了部分,还带着些许血液的蓝紫色花朵从口罩边缘漏出。

“喂,一松,这个是……?”

小松皱着眉头想要伸手去碰掉落在榻榻米上的花朵却被一松用沙哑的不成样子的声音喝止。

“别碰它!!!”

“一松你没事、喂!一松!一松!”

终于因为身体的虚弱一松就在兄弟的眼前倒了下去。

【TBC】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问问你们想吃刀片还是糖。

评论(2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