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Reverse Falls】起床气(双子向)


双子向Dip→Mab

短篇

ooc有

日常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1.

Mabel的起床气很严重,具体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如果说平常的Mabel已经是恶魔了,起床的时候就是魔王了,好在Mabel有自己固定的作息时间基本不需要人叫醒什么的。

但是这次例外,Mabel在前几天为了今天和Gideon的约会特意准备了许久,过度兴奋的态度虽然为通灵帐篷带来了大笔收入但是,也带来了些许副作用,例如疲劳,例如沉睡

Mabel和Gideon的约定时间在今天的早上7点,然而窗外已经悬挂于正空的太阳显示着此刻已不在属于清晨范围

被Mabel嘱咐如果她睡着的话一定要在7点之前叫醒她的Will在此刻显得有些为难,这无异于在(放任Ms继续睡然后被清醒的Ms弄死)和(叫醒Ms被处于起床气的Ms直接弄死)这两个选项里二选一。

就算是will这种不死之身的恶魔也不愿意接受叫Mabel起床这种工作,要知道有时候不死也是一种折磨,特别是在Mabel睡眠不足的情况下,可无奈当初对方根本没有给自己第二个选择便倒头睡着了。

正当Will打算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上一会然后赴“刑场”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Will,你如同五月烦人苍蝇一样在My Dear Sister的床头飞来飞去是打算干什么?”

即使Will清楚自己并没有做什么惹对方不开心的事情不用心虚却还是不由得被对方那冰凉里夹杂着些许不悦的声音惊起一身冷汗。

Will只好僵硬的转过身去劲量保持着淡定的声线将事情的缘由给对方解释了一遍,看见Dipper眼里的不悦依旧浓厚却没有针对自己的时,will就知道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而Dipper接下来的话也证实了will猜想的正确

“这没你什么事了Will,sis那边我会去处理的”

will如蒙大赦般迅速飘出了Mabel的房间,至于后来的事情,并不是他可以知道的了。








2.

看着蓝色的三角形身影离开后Dipper便将注意力移回了此刻依旧在床上睡得香甜的Mabel身上。

对于Mabel的起床气这个问题Dipper不是不知道,要知道因为起床气而被Mabel弄残弄死的家伙他这些年没少见过,所以will纠结的态度在他看来正常极了。

房间里没了交谈声一声只剩下钟表齿轮转动的声音和人呼吸的声音,Dipper站了一会刻意放轻了脚步走到Mabel床边坐下,深蓝色的斗篷与同色系的被褥相辉映。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了还是因为是血脉相连的双生弟弟的原因,Mabel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醒来。

Dipper用不会太过放肆火热的视线静静描摹着Mabel的五官长相,Mabel长得不错,如果说她醒着时恶劣张扬如同诱人进入深渊的恶魔,那么她睡着的时候就是安逸温顺的如同来自圣域的天使。或许带着些许自恋自夸的成分但是如此比喻真的恰当极了。

分针在齿轮的推进下转过了一圈后响起了11点的钟声,11点的钟声在穿透了墙壁后依旧吵醒沉睡的Mabel可却足以让Dipper知道现在是几点。

但Dipper却完全没有想要叫醒Mabel的想法。

Dipper并不害怕Mabel的起床气,或者说,Mabel从来没有对Dipper发过起床气这种东西比较正确,这点Mabel自己也是知道的可她从来没想过想她亲爱的bro示弱这种事。

如果在放弃与Gideon的约会和向bro示弱里选一样,她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而非后者

但是Dipper却并不介意帮助Mabel一些事情比如拦住那些对自己sis心怀不轨的人的情人节礼物,比如销毁那些写给自己sis的烦人情书,比如在某些时候叫她起床。

但这次Dipper却不打算叫醒Mabel。因为Gideon,那个白发老实胆小的男孩,但这并不影响Dipper讨厌他。

——oh承认吧Dipper你是因为Mabel喜欢他。让你产生危机感才讨厌他的。一个不是很聪明而且胆小的白发男孩,他能惹你什么呢?

Dipper闭了闭眼将眼中的嘲讽收敛干净后附身轻吻了一下依旧沉睡着不知道自己bro发生了怎样转变的Mabel。在人耳边轻声低语到

“你只需要我就够了Mabel,my sister。”




当然错过和Gideon的约会的Mabel之后和Dipper打了一架这就是后话了。

【End】

(幕后)

无辜被闪的will:妈的眼瞎
被放鸽子了的Gideon:妈的智障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