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印飞星的异常(上)#大二#

#印飞星的异常(上)#
#花吐症#
#大二#

1.

异常

真是太异常

今天是个不错的天气,万里无云天气晴朗,也不显燥热,后山的鲜果也依旧长得那么好。

但是东方纤云却觉得十分异常,印飞星已经好几日未曾理睬过他,连见面都少了起来。

想着印飞星的异常东方纤云顺手摘下一颗仙果咬了口,此时印飞星正好迎面走来,慌忙将仙果藏于背后,但脚下的成堆的果核却暴露了之前偷吃仙果的行径

东方纤云看着越走越近的印飞星连忙摆手慌张的想要解释些什么来逃过这一劫

“不是,八戒你听我解、”

但印飞星只是向东方纤云微微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擦身而过,看着远去的身影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咳嗽声,若是以往一定以及拔剑追杀自己了如今却是视若无睹。

这样的异常让东方纤云想不注意也不行。

2.

印飞星得了花吐症,这便是他这段时间对东方纤云视若无睹的原因

当最初一朵朵蓝紫色的花朵从他喉间产生被倾吐出来时,印飞星也是十分震惊的,他不是不清楚这种病症,相反,他正是因为接触过这种病人而被感染上的

他震惊的不是病症,而是对谁。

印飞星一直都不傻,他自认为自己爱恋着三师妹但是当他思及三师妹时却毫无反应时他就知道他并不爱三师妹了

不过是因为上一世最初的心动对象被抢走后形成的执念罢了。

那我爱着的到底是谁呢?

印飞星抱着疑惑的心态把周边认识的人全都想了一遍,但却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他考虑到底会是谁这个问题时房间门被敲响了。

“八戒,出来吃饭了”

这个称呼表明了来人的身份,他上一世的死敌,也是他的大师兄。东方纤云

自认为肯定不是他所以完全没考虑过自己喜欢东方纤云这个可能性的印飞星,张口想要回答人蓝紫色的小花从口中掉落至地上,沾染了尘土

到这个份上还不明白,印飞星这个曾经做过反派boss的人也可以说是脑子白长了。

随口敷衍回答了两句打发走东方纤云,在说话期间不断从口中掉落的花朵仿佛在嘲笑之前印飞星的否认

印飞星拾起已经染上灰尘的花朵苦笑了一声

这个病,怕是无解了。

【TBC】

开坑真爽(。)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