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最好的bad end#

#Stronger Than You曲梗
#有chara
#渣




脸颊上被Monster留下的伤痕早已愈合,手中的树枝早已换成沾染着灰尘的玩具刀即使HP是满的也不由的感觉到一阵疲累

/I didn't know what I got into?/

如此质问着自己却无人会去回答,即使现在想要回头也只能看见由Monster血液染红的道路如此刺眼,事到如今也只能前进

怀抱着早已动摇的决心踏入金色的审判庭便看见了那抹湛蓝色的身影

/hey,kid看来就剩下我了对吗?/

Sans独特的嗓音在空旷的审判庭内响起,张了张口没有说话默认了这个事实。

是啊,事到如今也只剩下唯一没有被杀死的你和如同懦夫一样逃避着这个事实的自己了

清楚如今双手沾满无数Monster死去后留下的灰尘的自己早已无可救药按下了战斗模式

那么就让这场审判开始吧。

『It's too late for apologies.』

不知是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与此刻心中所想产生了同步

/若你可以就来尽量阻止我吧。/

说着狂妄的话语内心想到却是渴求解脱,一次又一次的被杀死,被骨头刺中插入心脏

明明怀抱着这种早已动摇不已的决心却还是一次又一次如同被操控的木偶似得不知疲惫的按下『复活』一次又一次的继续尝试

就像是明明剧情并非自己所希望的那样自己却还是不停向前

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因为自己一时好奇心蒙蔽了双眼战胜了良知,轻易无视了『它』的警告将其当做耳旁风重置了整个世界

夺走原本美好结局的不是任何人,而是自己。

此刻的我,

早已失去所有朋友……












躲避着Sans的攻击脑内想的却是与此刻不相符的回忆
即使和面前这具湛蓝色调的骷髅在这个世界线只有几面之缘也清楚的认识对方是谁,一如对方也有着自己的记忆一般

在某个时间线上自己和这对骷髅兄弟亲密如同一家人,可自己却轻易的杀掉了Papyrus,而且是在对方试图宽恕自己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如今那些美好的回忆转化为巨大的愧疚和后悔压在身上让自己喘不过气

又一次被打到,手臂被穿透订住也好,心脏被腿骨刺穿也好,身体上的疼痛却不及心理上的万分之一

/请用尽全力将我杀死封锁住吧/

恳求的话语没有说出口彼此却似乎早已心知肚明,像自己这样的罪孽怎么能继续存活与世界上?

一次又一次的继续尝试着躲避着骷髅的攻击

『If I could only hit you once it would be over』

这样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只是一瞬也原本早已浑浊不堪的金色眸子染上血红,让自己更为努力的靠近攻击着Sans

下一刻理智回归,刚刚的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这样的疑问不禁让背后的衣服被冷汗沁透动作也停止了一瞬

但这一瞬足以让自己被骨龙所射出的攻击笼罩回到复活点





窗外与自己眸色一样的花朵开的艳丽,鸟儿的清脆叫声显得如此讽刺,阳光正好,美好的一天不是吗?但在此刻却应该被地狱的业火焚烧。

当初对方明明给予了自己告诫,却依旧选择了屠杀。
又躲过了一波攻击,下一波攻击却没有降临,抬头看向对方却看见了他张开双手。

『Sans is sparing you』

罕见的没有立刻冲上去攻击而是张张口,许久没有发声过的声带所发出的声音嘶哑无比但还是清楚的表达出了自己的疑问

/…you're…sparing me?/

已经熄灭左眼的湛蓝色火焰的骷髅点了点头

/Finally,Buddy.Pal/

手中的玩具刀掉落在地上,但却没有任何打算将其捡起的动作而是一动不动的等待着人的下文

/我知道这一定有多难…做出这样的选择/

/回到你经历过的一切/

/我想让你知道,我不会让它白白浪费/

/C'mere pal/

一直以来束缚着自己的罪恶虽然并没有因为这几句话赦免,自己早已罪不可赦,却依旧摇摇晃晃的朝着冲自己骷髅迈出了步伐

『You spare Sans』

下一刻,身体便被数根腿骨穿透,鲜红的血液染红了金色审判庭的地面

but I'll give up for you.

【end】

名朋的戏发上来凑个更新。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