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印飞星的异常(下)##BE#

#印飞星的异常(下)#
#花吐症#
#大二#

1.

印飞星开始避着东方纤云,这是门派上下所有人都发现的事情,包括东方纤云本人。

无论东方纤云是偷吃后山仙果还是无所事事度过整日印飞星看见都会当成没看见擦身而过,更有看不惯的时候就直接绕道而行。

无论是三师妹逍遥星河去打听还是门派师叔的召见询问,印飞星采用的回应方式都是沉默。

东方纤云也有直面冲上去问过印飞星是否出了什么事,但回答都是紧闭的房门或者刻意的敷衍。

这样刻意的态度以至于让人忽视了在这之后隐忍的咳嗽声,和莫名其妙蔓延在印飞星周围的花香。

后来几日,印飞星便直接开始将自己关在房中不见任何人或者直接不知去向。

掌门师叔再后来似乎知道了什么,再提起印飞星时也只是叹息一声让众人不要再去询问。

但是总会有那么几位不听掌门师叔的话,例如其妹逍遥星河,例如门派大师兄东方纤云。

但是这次似乎比往常要严重了许多,逍遥星河被严令不准去看印飞星,其态度似乎像是印飞星得了什么传染病一般避之不及。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自由行动的,也就只有东方纤云了。



2.

这日夜里,东方纤云便乘夜深无人注意到他而趁机溜出了房门直奔那间印飞星所住的房间去了。

刚到门口便嗅到了浓郁的花香心想着二师弟从哪弄来的香水将手放在门上,哪知这房门居然并没有一如往常那般上锁,轻轻一推便可将其打开。

门内,印飞星倒在床榻,一身还沾着露水的逍遥门派服说明他刚归来不久,虽不知去了何处但是这件事情在看见其可以说是苍白的脸色和嘴角未干的血迹后皆可以忽视。

东方纤云刚像门内踏进一步时便被原本还处于昏迷状态的印飞星瞬间睁开的双眸中警戒的目光盯的止住了脚步。

赤红的眼眸中虽然有警惕,但依旧无法改变其涣散着有着些许茫然这种未清醒的标志。

“印飞星?二师弟?……八戒…?”东方纤云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试探性的轻轻唤着面前人的名字。

“东方…纤云?”似乎是意识清醒了些许,印飞星下意识用沙哑的嗓音回应着东方纤云的呼唤,这本是让人欣喜之事但是下一刻这点欣喜就在印飞星剧烈的咳嗽声中丢的一干二净。

刚向前踏进一步便被印飞星用剑指着硬生生退了回去。

“别靠近我!”




【下面是结局】



3.(BE)


印飞星在人看不见的角度将自己刚刚吐出的花朵硬生生碾碎在手中,花的汁液顺着手指留下滴落在袍角留下一个深色的痕迹。

“八、”“别过来!”

东方纤云还打算劝说些什么向前迈步却被印飞星用嘶哑的吼声止住了脚步。

“好好好,我不过去,八戒你到底怎么了?师妹和昭昭都很担心你啊”东方纤云投降似得举起双手向后退了一步示弱。

“没事,只是生了点小病,很快就会好了,不牢大师兄挂念”即使东方纤云示弱印飞星也没用丝毫放松,努力克制着自己举剑的手不透露出一丝颤抖,将口中的花朵嚼碎吞咽。

“可是……”你怎么看都不像是生了小病 的样子。

东方纤云没有将后面的话说出口,因为面前人的脸色已经越发难看,良久,只能如同掌门师叔提起印飞星时一般叹气

“好吧,那我不打扰八戒你休息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随时可以喊我,我好歹也是你师兄啊。”语罢,东方纤云转身离开了印飞星的房间并细心将人房门关好。

听见东方纤云脚步声渐渐远行此刻印飞星才终于抑制不住剧烈咳嗽起来。然,此刻吐出的花朵却已经不再是初见是的蓝紫色小花,而是染上了鲜血的红色花朵。

待咳嗽声平息,嘶哑不堪的声音才在房间内响起。

“师兄…吗?哈,真是好笑啊东方纤云,怕是不知你如果知道我对你是这等心思又是怎样一副厌恶的眼神了!”

印飞星自嘲着讽刺着自己这可笑的心情,却不知自己眼角有着一丝晶莹悄然落下。

第二日一早,再无逍遥门二师兄印飞星。


【BAD END】
HE码了一半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毕竟这篇文拖了这么久了,有想看的我再继续放上来吧。

评论(1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