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翎言_薛定谔的绝望

『我畏惧着所有人类,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们携带的恶意有多可怕』
名字是葬翎言
偶尔会写写段子,但是文笔难看
怕人而且超怂、懒癌、更新随缘、三分钟热度、所以慎点关注
画画和写东西都是半吊子
坑杂
目前最喜欢神座出流和嘉德罗斯
渣头自绘,再问自杀
以上请多指教。

#定制品##大二#

#定制品#
#大二大#
#ooc?#











本文稍微有些意识流的感觉?小学六年级的文笔。确定要看?













准备好了嘛?现在还来得及。







ok。如你所愿。



东方纤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知道以前的记忆,甚至连自己为什么叫东方纤云都不知道。
"他"现在只是一个看不出形状的模糊光团,没有四肢没有五官没有记忆,对周围所有一切都感到茫然。
"他"以为自己回一直待在这片没有边际的虚空之中,直到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停留在了"他"的面前。
【居然在这种地方待着,难怪之前我一直没找到你】东方纤云"看"着面前这个白色的人俯身抱起自己,动作说不上轻柔,但是对方身上传来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也并没有试图反抗。
(这个人,应该认识我吧?)东方纤云一边想着一边用着并不存在的眼睛一直观察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但是连口都不存在所以无法将疑问说出口,只能这样一直看着这个人直到对方将自己带到了一间纯白的房间之中。
【这里差不多就可以了吧。】脱离了黑暗的虚空之后东方纤云总算能"看"出将自己带出那一片漆黑的人的样貌。
白色的长发被蓝色的缎带高高束起,虽无法看清确切的面容却依旧可见那宛若红色宝石一般的瞳眸,声音来看大致是个年轻的男性。
(是个很漂亮的人啊)虽然无法看清对方的脸但是不知为何东方纤云就是有种这样的想法。
不知何时对方已经坐在了一把不知从何而来的椅子上猩红看不出什么情绪宛若金属质品的双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东方纤云。

【好了差不多也该开始了,毕竟你不该在这个地方久留,虽然我随时都可以让你离开但是就你就现在这个状态离开还是不行的。】

【"过去"和"未来"我可以让你看见其中一个。】

【你要看哪个?】

【你想看哪个?】

像是执行任务的机器人偶一般询问的话语,丝毫不觉得赋予别人看见未来的机会是个多么窥探天机的事情。
即使失去记忆也依旧拥有着基本常识的东方纤云考虑了一会回答道

(普通的话都会比较想要选择未来吧?)

(但是比起未来我更想知道我的过去。)

(比起坚强的人我更想要成为温柔的人。)

(为了那个目标我想要知道"回忆"为何物。)

那抹白色的身影对于这个抉择没有任何的反映,东方纤云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脑海中已经多出来许多本就属于自己的记忆。
和昭昭一起玩闹的场景,被三师妹追求的场景,被师叔迁怒惩罚的场景。但是不知为何总觉得少了许多。
自己不修炼只顾和昭昭玩闹最后一定会被谁说不思上进?被三师妹追求也不应该只是师叔迁怒而已?还有,谁?
一切似乎本该如此也似乎不止如此。
零碎的记忆并不会消失只是缺乏时间想起,但是在这个世界似乎像是神明一般的男子并不打算给他思考的机会继续开口询问。

【手、足、口、耳朵、眼睛、心脏、胸、还有鼻孔】

【我都给你两个。】

【你觉得如何?】

【你觉得如何。】

东方纤云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向着面前的人提出了自己的意愿

(很抱歉但是我觉得我不需要两张嘴巴)

(为了不会自己和自己吵架)

(为了让我只能和一个人接吻)

(所以嘴巴的话,一个就足够了)

东方纤云回答完对方后本来是一团白光的躯体渐渐凝聚出人型,虽然是算不上精壮或者完美的身体但是不知为何东方纤云却十分满意有种本该如此的感觉。
伴随着身体的形成部分记忆也渐渐对的上号了,但是不知为何记忆之中始终有个人影模糊不清。
对于那个人影的执着于复杂的心情也让此刻的东方纤云无法理解。
但是想要细想的时候面前的人露出有些不高兴的表情又开口了。

【一个人最重要的心脏啊】

【我给你一边一个】

【可以的吧?】

【可以的吧。】

虽然很不喜欢每次被打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纤云就是对眼前这个人生不起气,甚至还因为对方露出了人性化的表情而感到些许名为开心的情绪。
现在无法理解这种情况东方纤云只好暂时放在一边,眷恋的感受着胸膛内两颗炙热跳动着的心脏对面前的人遗憾的摇了摇头提出来了自己的意愿。
毫无阻碍的将右边的心脏取出递给了面前的人。

【不好意思,但是我并不需要右边的心脏】

毫不意外的感受到面前人疑惑的眼神,右手也保持着递出的状态迟迟不见对方接过。
面前人一副不给个解释是无法接受这个请求似得表情微妙的有些可爱的感觉,但这依旧无法阻止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
最后还是东方纤云打破了这份沉默,有些紧张的挠了挠脸颊露出一个傻笑试图缓解气氛开口到。

【尽是些无理任性要求很抱歉】

面前人一副「你还知道你很无理任性啊」的可爱样子让东方纤云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的扩大,但是也只是一瞬间的停顿然后继续说了下去。

【但是我希望当我有了重要的人时、和他拥抱的时候】

【能够感觉到左右两边的心跳】

【左边的是我,右边的是你】

【左边的是你,右边的是我】

【一个人的生活是不完整的】

【一个人无法独自生活下去】

当东方纤云自顾自的说完后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将心脏放入了对方的胸膛。
连忙收回手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依旧觉得自己死定了等待承受对方的怒气却迟迟没有降临。
抬头望去只见人看着自己,赤色的眼眸中流露出自己一时无法理解的复杂情绪。
想要仔细去辨认到底是什么但却在下一刻被一阵心悸的感觉阻止。
想要忘记,却无法忘记,这样奇艺的情绪在胸中骚动,无法理解这份感情是什么却觉得很怀念。这份感情应该如何命名?
当东方纤云还沉溺在这份悸动无法回神之时面前的人又一次开始了询问。

【那么,还有最后一项了】

【就是名为“泪水”的功能】

【没有它也没什么影响】

【觉得麻烦不要的人也有】

明明刚开始还虚无的无法看清面容的男子此刻赤色的眼中却倒影出了东方纤云的身形执行着例行的询问。

【那么,你要吗?】

【你要吗?】

只是片刻的思考东方纤云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比起坚强的人我更希望成为温柔的人】

【为了能够成为那样的人眼泪是必须的】

【这样就能够明白“珍贵”是什么感觉了】

鎏金色的眸子中流露出的情绪是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温暖,东方纤云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之中出来了怎样的表情,即使知道了或许也不会在意。
白发男子却似乎被这样的东方纤云吸引了眼中的神色变了又变原本漂亮如上等宝石般的眸子此刻却混合着复杂的情绪让人无法辨析。
所幸这种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很好的隐藏了下去,也亏得如此才让东方纤云没有发现端倪。

【那么顺便把眼泪的味道也选择一下吧】

【按照你喜欢的味道来就可以了】

【酸的,咸的,辣的,甜的】

【选一个你喜欢的吧】

【你想选那个?】

【你喜欢那个?】

……

……

光是单薄的语言不足以表达的复杂感情一股脑的涌上了心头,当东方纤云缓过来后发现眼前的视线已经模糊,眼泪因为这股情绪停不下来。

【我所有的愿望都实现了对吧】

【所以才会这样哭泣】

【那么请让我看看你的脸吧】

【请让我好好看清你那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哭泣的脸吧!】

东方纤云一把抓住对方的手以额头相抵的方式认真注视着面前的人,即使眼泪模糊了视线和容颜也拼命的想要去看清。
但是最终也不过是流着眼泪紧紧抱住对方,无法用话语准确表达出来的心情只好用眼泪将它表达出来。
无论是否传达到东方纤云此刻只想要想要紧紧的抱住对方。

……

【真的很感谢你】

【不好意思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

【不过能听听我最后的请求嘛?】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东方纤云的记忆定格在被推出那片白色空间前一秒,那名白发红眸男子对自己展露微笑的那一刻。

……

“大师兄!!太好了你终于醒了呜”

刚睁开苏醒就被这样一声强行吸引了注意力,视线所及之处一个红着眼眶的少女

“…师…妹?”

“大师兄你还活着太好了!但是二师兄他……身陨了……”

【end】

想写一个东方纤云被重伤差点死了但是印飞星不知为何却并不想他死(因为爱?x)之后印飞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可以救活东方纤云的方法但是东方纤云当时已经是那种类似喝过孟婆汤记忆形态都没了只差一步就可以投胎了这种,然后印飞星强行把人拉回来发生了故事,最后东方纤云活了,但是作为代价印飞星死了。
我这个渣文笔大概不能很好的表达出来这种感觉,全程来自一首日文歌,オーダーメイド。翻译过来就是定制品的意思。也就是文名啦。

评论(6)

热度(20)